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荆玉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自序:答朋友四问

2014-04-23 17:04:4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荆玉成
A-A+

  与朋友小酌,他说,你既然画了,国内外也展了,书也出了,作为业余书写,不妨以轻松心态,讲讲心里话,一则回答自己,二则响应朋友。他说你就谈四个问题:一是你究竟能走多远?二是什么是你的风格?三是你的画告诉了我们什么?四是画家有没有第三条路?以下我试着答朋友问。

  一、究竟能走多远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开始画的时候,很亢奋,见到什么都觉得能画出来,见到什么都有画面感,满眼满世界都是画面,整个人突然就活了,一种新活法、新天地、新滋味,内心是一种自由驰骋的感觉,一种随意流淌的感觉,这种体验在我的生命中从未有过,有一种火山喷涌般的愉悦。一个中学生跟我开玩笑说是不是附体了。那个阶段,蒋老师常和朋友说,他画画太疯狂了,说我是按捺不住地喷涌。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多。

  井喷式的状态渐渐平息后,我开始经常自问自己究竟能走多远,担心能不能画下去。后来发现,还能画,内心总有汩汩滔滔的灵感和冲动,隔一段时间出来的一些东西得到师长和朋友们的肯定和鼓励,这给了我很大自信,所以心里就一个念头,有感觉就抓紧画,不管走多远。

  记得在中央党校学习时,听周海宏教授讲音乐,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人人都懂音乐,人人都能欣赏音乐,音乐不是个别人的专利。当我回顾和审视自己画画这件事,再仔细读美术史,我意识到,画画并非我想象的那样神秘,它只是一种个人行为。也有没有学过美术的人,拿起比来画出了自己的作品。如果喜欢,每个人都可以尝试去画画,这让我心里轻松下来,因为我画画就是感觉好玩,我找到了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身心愉悦,这是一个大乐趣。从那以后,我的思想彻底解放了,没有任何负担,今天有感觉今天就努力画,画在当下。若有一天感觉没有了,那就放下画笔,干点更感兴趣的事情。

  就像冯小刚说的,他一进入画室,就能一个人能上午一直画到夜里两、三点钟,其间司机送一份盒饭就行。画画,因为喜欢,就可自娱自乐,自我陶醉,能满足自我精神世界的需求,不用求人,也不用谁陪着你。创作过程你自己享受,创作完了作品和朋友分享,还能给别人带来乐趣。

  画画还带动我去学习思考,由过去的漫无边际到有的放矢,经常会有目的地去看画展,找来艺术史、画家传记等认认真真从头读到尾。自然而然地,与艺术界朋友的来往也多了,听画家、批评家、学者和策展人交流讨论,点评江湖大事小情,生活打开了又一扇门,门里的世界丰富而精彩,我的人生因此而丰满。因此,不管能画多长时间,因为画画而带来的人生收益是巨大的,它让我看到了一个新世界、新天地,让我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潜能,让我结识了那么多才华横溢的朋友。

  周韶华曾说过,艺术创造最终只能从物质世界中寻找它产生和形成的根源。他有一个著名的画家素质构成论:第一就是你的天赋,先天的基因;第二是你的阅历,你人生经历过什么,你的人生体验有哪些,遇到过什么人,干过哪些事;第三是你的笔法、技巧,你的专业知识。这是理论家的概括总结,我觉得作为一个业余书写也需要这些条件,但关键是要有画画的欲望和感觉,感觉在你就努力去画,无所顾忌地画,感觉没了你也不要强画。如今,画画已成为我热爱的一种业余生活方式,期望它能走得很远很远。

  二、什么是你的绘画风格

  时至今日,我的绘画风格仍在确立过程中。要建立独特风格,除了内心的丰富以外,还有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于绘画形式,要不断雕琢,不断寻找,不断夯实基础,掌握绘画基本功,然后用心打磨,使外在形式和内在表达更一致,最终形成自己的个性特点。

  很多艺术家,当他想突破自我的时候,他始终囿于具象的、形而下的东西,比如说在用色、造型、笔墨、构图时,还想前人是怎么弄的。因为观念没有突破,所以笔墨始终突破不了。有的形式上看似很美,可能大家一开始觉得挺好,但经不起推敲,这就是因为没有锤炼内心,没有构建一个完整的价值大厦,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思想者。

  好的画一定要让人感觉到“真”,这是艺术史里一个基本的原则。只有真,作品才称得上是真正的艺术。因为只有真和纯,才首先打动你自己,然后不管什么人看了都能有所感受。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流逝,外在的、形而下的东西会慢慢隐去,剩下的是真感情,是真正的生命,是最纯粹的东西。

  有时候市场需要包装,需要提炼,需要外在的东西。但单纯就形式和内容而言,一定要有好的内容,如果没有内容,完全靠形式,迟早要垮下去,经不起实践、时间的考验。不能为了艺术而艺术,为了形式而形式,为了找符号而找符号。我的绘画状态是这样的:一旦情绪来了,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只是想画,只有画画这种冲动和欲望,至于取什么纸,用什么墨,用什么色彩,用什么笔,都是当下那刻确定下来的,不是事先想好的。一幅画,它是当下我的心境、我的情绪、我的空间、我的时间、我的气场等多个维度结合在一起的产物。我画的这些画,被基本定位是抽象表现主义,把艺术史拿来一看,确实是这么回事。抽象表现主义一个核心问题是,他不是模仿和描绘客观世界。

  艺术不一定美,但肯定不是丑。要形成独具个性的艺术形式,须通过几个途径。第一要多看展览,多看名画。第二要多看美术史,多看艺术家传记,把艺术史吃透,把整个艺术流派和当前最主要的画风流派吃透。第三要亲自感受当前最热点、最时髦、最能表现当代艺术的方法和手段。对我来讲还有第四,就是要尽可能全面地了解绘画基础知识,然后慢慢琢磨,不放弃,好好画。

  绘画语言是自然而然形成的,通过长期绘画实践,形成自己个人的一种语言,一种凝练的符号。吴冠中从法国回来,画一段油画后再画国画,中西结合,就出现了他自己的风格。是有了现实题材和情感以后,再随心所欲地画,语言符号逐渐形成了。从技术层面上看,吴冠中的概括能力强,他通过长期的职业训练,把不同地方的景致和物象,移植统一到一个画面里,然后再概括提炼,甚至用一个点代表一个很大的面积,比如一个点就是一个人,这就形成了他自己的绘画风格。

  外在的表现凸显了绘画风格,内在的内容多数是以自然物为对象,然后经过他的眼睛和他的笔把它抽象化,比如《狮子林》、《双燕》。看了具体物象以后,抽出自己的元素,抽出自己的线条,包括色彩的表达,然后形成独具个人特色的绘画风格。实际上他的思维逻辑还是大量写生、概括提炼、化繁为简、抽象创作,还是一个传统绘画的路径,但在观念的外化上却是现代的意象和抽象。另外,吴冠中把点线面三方面发挥到了极致,无论他画什么,都用这三个要素组成,而且运用起来得心应手。

  我觉得风格的形成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是个不断探索、逐渐实践的过程,而不是刻意去寻找一个符号。

  绘画,就是把我所想的东西通过绘画这种形式把它表达出来,以此证实我的存在。但画作完成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比如有人会受到触动,有人对此没有感觉,这就是画者和观者之间的两种实践形式。艺术本身需要两种实践共同来阐释,一种是绘画者自己阐释,一种是观者的阐释,尤其是抽象画,更需要两个实践主体的共同创造。这两种实践是两种不同的逻辑关系,不同的思维模式,对抽象艺术来说,作者和观者之间共同创造才能完成一幅作品。

  三、你的画告诉了我们什么

  若用一个词来形容,最确切的莫过于情感表达。我把它分成四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表达我所在空间,此时此地我所处的地理位置;第二个维度就是在空间里面时间的流淌,一笔一划,流淌到画面里去了;第三个维度是我生命的刻度,我做故我在,就是我这个个体,我活着体现在哪些方面。一笔一笔画下去,留下痕迹,不管这个痕迹是什么造型,色彩如何,痕迹是我生命的体现;第四个维度,我觉得就是你内心的情感,是幸福的还是悲伤,是纠结的还是舒畅,想高歌还是想痛哭,想大喊还是想一个人郁闷。这些情绪的展示,都在我的笔端流淌出来了。空间、时间、生命、情感,如果再加上第五个维度的话,就是潜意识。所谓潜意识,是我还没意识到的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一旦全神贯注忘掉自己的时候,那些东西就自动流淌出来了。

  若往宽了说我还十分认同这句话:“艺术从一开始就反映了社会的情境特征,社会也是一开始就在人与文化互动的过程中留下了艺术发展的印迹。”艺术与时代,是难以割裂的一个整体。“江山不幸诗人幸”,也就是说时代和社会现实给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富土壤。以当下流行的苹果产品来说,市场为什么认可?因为它的设计、使用方式符合这个时代人们内心的需求。那么,绘画也要跟上时代感觉,摸到时代脉搏,后人通过这个东西,就能感知到具体时代的价值和思想的深度。

  清代画家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绘画跟时代之间有一种影射关系、对应关系。绘画本身就是这个时代的一个主体,是反映这个时代客观变化的一面镜子,或者记录时代的一个媒介,它就是时代的一种书写。

  正因如此,一流艺术家的思想一定是反映时代,并且可能超越这个时代,吴冠中说“笔墨等于零”。如果光有笔墨肯定是零,没有思想,没有感情,光有笔墨那就是零。

  艺术与时代的关系,我觉得有几个层面:从思想层面讲,思想和情感,与时代共命运,这是一个基本条件,具有共性,同一时代的一流艺术家,肯定反映的是这个时代的思想、这个时代的价值观,甚至超越这个时代。从笔法层面讲,每一个艺术家都有自己表达思想和情感的独特语言,形式和内容相互匹配、相得益彰。所以,不同时代的艺术家,人家感觉他的表现形式是不一样的,他的笔墨是不一样的,绘画的语言是不一样的。

  艺术家的直觉要非常好,超过他的理性。他要意识到我就是这个时代,他的思想和情感是站在这个时代前沿的。要有这种自信,画出的画才能自信。

  狄更斯说,这是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个最坏的时代。对于我,最好的是能表达在当下,人生经历了诸多阶段,与温饱都成问题的童年相比,现在的生活已堪称幸福,所以没有对生活抱怨的可能性,你只有感恩生活,让你有业余时间,那么多朋友支持。没有理由抱怨,只有尽情地挥洒个性,尽可能多出点东西,来回报上苍厚爱。

  实际上,我们作为社会整体中的一分子,就是整个社会的一面镜子而已。社会通过你这个点反映出来,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很大,但也不要妄自菲薄。通过你这面镜子,能够把社会的客观现实反映那么一两点,我觉得这就是存在的价值,这就是我们在社会上的意义。

  四、画家有没有第三条路

  绘画有两条路,一条是非常专业的,一条是非常业余的,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在专业跟业余之间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路径?我觉得这是一个智者的提问。我从我的实践里面感觉到,肯定是有第三条道路的。实际上有了第三条,就会有第N条,老子就说三生万物。第一条路就是通过系统的专业训练,手把手地教,然后开始绘画生涯。第二条路可能没经过专业训练,或者多少有些专业知识但不是系统训练出来的,突然灵光一现它就来了。第二条路上走的人,每个人的路径都不一样,也就是说N个人会有N条路径。从哲学意义上讲,这N条路径就是N条路。走这N条路的人有三个基本特征:第一,肯定有天赋;第二,肯定有独特丰富人生阅历;第三,一定对绘画有化不开的浓厚兴趣,可能耳濡目染,可能长期爱好,可能先天如此,虽然没有经过专业学习,但有兴趣,对艺术有体会和感受。

  苏轼在《文说》中谈过为文之道:“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为文如此,绘画也是如此。艺术无定势,成就艺术家的道路,也不止一两条。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面,尤其是受苏联这种国家体制的影响,好像一个科学家,一个艺术家,或者一个文学家,一定是在某种模式里挤压出来的,一个训练机构里制造出来的,这是过去计划经济思维模式。就像我们现在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然后上大学选什么专业,完了必须干这个专业一样,变成了一个流水线,一个人才的流水线,这是非常可怕的思维

  惯性。实际上很多成名成家的人,是非流水线出来的。就艺术本身来说,不能分专业或者业余的。但作为业余书写,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荆玉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